<sup id="mkoco"><div id="mkoco"></div></sup>
<acronym id="mkoco"><div id="mkoco"></div></acronym>
<acronym id="mkoco"><div id="mkoco"></div></acronym>

校友文苑 | 安大雜憶(續)

發布時間:2020-08-31

《安大雜憶》拙文推出后,引起不少讀者特別是安大校友的濃厚興趣,勾起許多回憶。各位看官,是不是覺得特別饞不過癮?前文因時間倉促,急于推出,文中出現不少錯別字,總感覺意猶未盡,四年時光,要寫的東西太多了。下面我盡量把儲存在我大腦中尚能憶起的舊事重提,與大家一起分享,算是對大學時光的深情共情、對過去自己的深刻告慰、對未來自己的深沉思考。



安徽大學老校區坐落在肥西路3號,這是不易忘記的,從接到錄取通知書到報到,我始終記住這個地址,甚至郵政編號230039我都清晰記得。初入校園時,感覺好大,一個從鄉下來的第一次走進大城市從未見過世面的孩子,從此要在這學習生活四年。寫信回家給父母,總是說安大校園比我們縣城還大。望江老鄉很是客氣,報到結束后帶領我們在校園東逛逛西轉轉,這其中就有我的高中同學,比我高一屆,原諒我在高中多奮斗了幾年,才走出了此路擁擠的出口。那個時候考個大學真的不容易,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幾次差點掉下來。1993年那年高考試題又特別難,數學一門橫掃眾多學子,一蹶不振者有之,仰天長嘆者有之,當然喜大奔普者也有。79號結束那天,我與同患難共戰斗的劉建華同學誓下決定,任爾東西南北風,功成在否不補習。當即拋卻“萬卷書”,就是那么任性,那么灑脫,那么開懷,完全沒有想到假設“全軍覆沒”后路往何處??忌洗髮W是擺脫農門的唯一途徑,已經走到這個田步了,必須繼續走下去。

沒成想,安徽大學那年的錄取線為450分,應該算是歷年來最低的,感謝出數學試卷的那位“葛軍式”的大咖,我以數學在高中一直是我強項雖不如我前文中提到的劉建華同學,但我仍以98分的高分遠超百分之九十幾的一眾競爭者,一下在總分中拉開差距,將我挺進錄取線內,成功地被我的大學輔導員馬剛同志看中取走檔案,成功地被安徽大學錄取,成功地進入這個我以為以后肯定是當老師的中文系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習,害得我在接到通知書后郁悶了好幾天。馬剛同志首次在班會上作最高指示后,找我談話,說要不是我下手,你早被池州師范??茖W校拿下,人家在我后面巴巴地緊盯你的檔案,有你更郁悶的了,以后你就真當老師了。感謝馬剛同志改變我的命運,感謝馬剛同志的諄諄教誨,感謝馬剛同志的聽師一句話勝讀十年書讓我幡然醒悟。



馬剛同志是我們輔導員,認真、較真,充分地履行輔導員職責,全面地行使著管理之權。前文中提到的床位編號,按號分床,就是他的杰作,我被指定分到中間下鋪的床位,硬是被唐進同學“騎”在頭上四年,更悲慘的是,因其居中位置的天然優勢,在老鄉同學相互竄門的一大堆人擁進宿舍時,我的床就成為了免費的坐下休息的絕佳之地,如同到醫院看病等待叫號提供的椅子,床單被弄的皺巴巴臟兮兮,大學四年床單硬是比同學們多洗N次。

搞平衡照顧,搞指定式做法,是馬剛同志管理班級的一大特點。有班級必然要有班干,協助輔導員管理。沒有競選競爭式地選舉,也沒有內部協商式的民主,在我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93級中文系漢語言文學專業班班干突從天降,直接宣布:班長唐果平、團支部書記時先政、學習委員徐文鴻、組織委員祁學信、生活委員梅承杰、文藝委員汪愛武、體育委員陳勇(大三時好像與祁學信互換),成立四個小組,我有幸被指定為318組組長,官不大,事不多,就是吃飯喝酒時去紅樓喊同為本小組的女生。以上的班干,其實就是每個宿舍攤一個,搞平均主義,搞平衡照顧,高明就高明在這。問題是,除了班長大三還是以指定方式更換外,其它人原封不動。在其位不謀其政,很好地詮釋了我們班班干四年來的作為,陳勇同志身為體育委員,對體育不感興趣,唯一的愛好就是下象棋,從沒有組織過什么體育活動,1994年元旦的合肥科學島之旅,是不是你倡議馬剛同志同意的,不得而知。文藝委員汪愛武同學一點也不文藝,漢語班同學文藝細胞少、文藝氛圍不濃,你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當然,你也有可圈可點之處,1994年班里組織一場元旦晚會,我滿嘴跑調五音不全地唱了首當時很流行的林志穎的一首歌《戲夢》,笑翻全場,同學們,關鍵是參與,講究的是氛圍,這就難能可貴了。班長唐果平助人為樂,帶頭作用好,1993年學校組織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00周年歌詠比賽,我被馬剛同志選中參加中文系合唱團,一次在參加排練合唱《石油工人之歌》時,我突然大腦缺氧當場暈倒,估計是那時剛從農村上來面黃肌瘦瘦不拉幾營養不良所致,嚇壞了一旁的馬剛同志,趕緊指揮唐果平同學背起我朝學校醫院去,我并沒有因為這次暈倒而被替換下來,繼續混在隊伍里裝腔作勢濫竽充數,圓滿完成這次偉大而光榮的任務,我是不是有著很強的集體榮譽感,且堅持帶病上戰場,輕傷不下火線,是不是表現出一種一往無前的執著精神。特別光榮的是,我居然在學校大禮堂隆重登場亮相,有模有樣地深情演唱,反正跑調了也不知道,因為我是低唱淺吟。



最受歡迎的是生活委員梅承杰同學,負責發放生活津貼,雖少,但給人以溫暖和渴望,甚至有種沖動。對于家庭拮據的同學來說,這十四塊錢在當時還真能解決幾天的溫飽,所以梅同學也被同學們稱為財政部長,一到發放的日子,梅同學總是被同學賦予深情厚望,一個勁催促,趕緊,快點,別上課了,去系里拿“大洋”。

最喜悅的是兩節課休息期間,班長時先政同學從系里拿來的書信,大家頗有點“漫卷詩書喜欲狂”了,想想看在那個通訊手段極為落后的時代,有急事拍封電報,沒事書信往來,十天半月接到一封信是激動的事兒,你讀你讀,信中字里行間不僅有見字如面的父母兄弟姐妹的千叮嚀萬囑咐,更有高中就情思纏綿不敢大膽表白如今兩情相悅深情愛情歌唱,還有各在一方求學的同學共勉之語。

大學是自由的、開放的,但這自由開放是體現在遵守校規約束自己為前提,尊重長久以來大學形成的一種傳統。安大是一所綜合性大學,優良傳統傳承多,平和理性占座位就是優良傳統之一。學生多,教室緊張,一到考試前,教室更緊張,緊張到你不提早行動,你就沒有教室上晚自習了,否則你就有掛科的危險了。這好辦,凡是快到考試了,乘著下午最后一節課還沒到下課時間,老早候在教室外,鈴聲一響,立馬沖進教室,往你看中的座位上隨手扔上一本書或作業本,表明這個位置就是你的了,有一種宣示主權的象征意義,而且是廣泛認可的,又具有法理上的現實意義。當然,在搶占座位中,也有不安好心居心叵測圖謀不軌的,以上晚自習為名,伺機窺探美女,進而乘機行事相機而謀死皮賴臉死磨爛打的,終成好事,極其生動地演繹出凄美迂回的愛情故事。也有以上選修課的,看中下手的,極盡之能事,陳治中同學就是在上選修課中,如愿以償地抱得美人歸,不得不佩服他生意場上得意,情場上更得意,熊和魚掌兼而得之,大學生活何等滋潤!



最滋潤的當數班長時先政、學習委員徐文鴻,他們不僅在高中時就抱得美人歸,而且學習愛情比翼齊飛雙豐收,都說少年時不懂愛情,那是看擱在誰身上,擱在時、徐身上卻是別樣洞天,是一種動力,愛情之花絢爛綻放,羨煞眾人,堪稱完美人生境界。張昌金同學在愛情的猛烈攻擊下不為所動,心無旁騖,專注學習,是為學習典范,但最終招架不住,終被芳心虜獲,收獲正果。何高林同學暗戀某個女同學,膽量不夠,名副其實地單相思,愛情是該出手就出手,愛要大膽說出來,是為人生遺憾。我喜歡竄東竄西,有次竄到316宿舍,推門一剎那,我秒見地上有雙“繡花鞋”,很識趣,輕掩門,退出,不敢打擾人家談情說愛。(此處省略1000字)

安大最熱鬧也最為鋪陳各類愛情百態之相的當數紅樓。紅樓者,女生宿舍也。得地利之優,這里永遠是繁華盛開,云集者眾,活生生一副愛情版的清明上河圖。落日余輝,晚風徐徐,在你爭我搶的籃球場上的喧鬧聲的掩護下,愛情之戲隨之華麗登場,各路演員悉數亮相。已經抱得美人歸的,堂而皇之地走向宿管阿姨,幫我喊下某某某。更有大膽地,直接對著窗戶,大聲呼叫芳名。而那些嬌羞的不敢表白的,在操場來來回回,眼睛時不時瞟向窗戶,去還是不去,在考驗他的決心,抽打他的靈魂,他的靈魂其實早就魂不附體地在他心中暗戀的女孩那了。也有失意失態嚎啕大哭的,我曾見過一個男孩在滂沱大雨中孤獨站立,全身濕透,落寞無助。最開心的是一喊就來,手就手相依相偎走向眼鏡湖、快活林去處的。當然,在紅樓下喊的也并非全是談情說愛,也有不乏老鄉聚會同學聚會的。



愛情并非大學生活主要場景,也有人對愛情很淡定,或者說愛情對他來說掀不起波瀾、打不開情扉。我的搭檔楊坤同學沉迷于學習,專注于讀書,成績始終穩居頭前,這家伙古代漢語學的特別好,每次考試幾乎得滿分,白兆麟先生十分喜愛,畢業前夕,被推送保研,有意招他為麾下,但楊同學一點面子也不給,絕塵而去,直接回他淮南老家工作,這是何等氣魄,這是用實力來說話的。關鍵是他工作沒兩年,直接考研,跨界法律,一考就中,考上中國政法大學,碩士畢業又考公務員,據說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國務院國資委。畢業前夕,給我留言寫了一首什么吾和汝算人間瘦子之類的詞,很鬼才。這就是我們班年齡最小成績最好的傳奇!那年被保送上研的還有葉梅同學、同麗芳同學等,奇怪的是沒有一個愿意!倒是畢業后通過自己努力考研的當數周正兵同學、胡孝根同學。周正兵同學在317宿舍排行老四,故稱老四,又稱和尚,因其不屑于聲色犬馬,清心寡欲,專修學問,故得其名。畢業那年暫時委屈于一所中專學校,發憤學習,終于考上安大中文系碩研,師從著名文藝理論家顧祖釗教授,學習三年,考上中國社科院博士,現在年紀輕輕成為中財教授。胡孝根同學南征北戰,放棄蚌埠坦克學院現役教員身份,一路考研,從安大再到浙大,從中山大學到南昌一所大學,終于干上一所學院院長。汪愛武同學畢業后分配到合肥一所中學教書,也是拿人家當跳板,估計教書誤人子弟,工作沒幾年,重回安大中文系讀碩,畢業分配至安徽出版集體某出版社,當起了編審。我雖不是全日制之碩,好歹也是從省委黨校出來的。



1997年大學畢業,推行雙向選擇,就是你可以選單位、單位也可以選擇你,當然大多數是我們找單位。輔導員馬剛同志手握名額推薦大權,生死一念間。馬剛同志先是推薦我去省物資集團,好象就是現在的徽商集團,我特意將徐文鴻同學那件白色西裝借來,西裝革履,結果那個什么政治處的人見一面就沒有下文了。后又被推薦去馬鞍山國稅局面試,我與時先政、鄢發爐、伍小寶等坐上大巴,到了馬鞍山國稅局,直接進入筆試環節,全是寫作,共有三篇,通訊報道、簡報、新聞稿,忙活了一個下午。筆試結束,馬鞍山國稅局也不知道客氣,請我們吃個飯,直接下逐客令,可憐我們幾個寒門學子,飯自己解決,晚上住在華東冶金學院賓館。再后來,不了了之,白寫了一下午。銅陵市地稅局我去時,說是已經定人選了,害我白跑一趟,幸虧高中同學光國友安排我食宿,得心省下一筆錢。宿州市煙草專賣局要我,但必須去靈壁縣鍛煉,我去,讓我下基層我不干,當場果敢拒絕,就是這么豪橫,我也可以炒單位魷魚嘛!最后幸得我的望江老鄉、中文系輔導員黃烈老師極力推薦,得以進安徽省消防總隊,且是班上第一個簽訂協議的。為此,我專門在安大內招擺了一桌,請我們小組同學啜了一頓,以示慶賀!那年還可以考公務員,時先政、吳瑞愛、張世文等在大四下學期就報考了,我當時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信息不公開呀!太好考了,后來他們全部考上了!

找工作難,找好工作更難。畢業前夕,從鄭州大學審計系畢業的高中同學劉建華回安徽找工作(吃住在我那,接近兩個月,免費,估計花了我不少錢,這家伙也從來不提還錢)。我們商定,出動出擊,“自投羅網”,自我推薦,不愁沒有伯樂不識“千里馬”,從長江路、再到梅山路,看到哪棟樓高,我們就一家家敲門,人家很客氣,說等著聯系吧,等著等著就沒下文了。



啰里啰嗦,還是想把上次寫到我們318宿舍趣事沒有寫盡的,在這里再提一件。318宿舍處樓梯口之交通要道,與317宿舍之間有處寬大的陽臺,獨享“尊貴” 。然而就是在這高檔優質的環境中,也給了小偷可乘之機,兩次光臨,一次翻過陽臺沿著墻壁從窗戶而入,一次從宿舍門搖頭窗翻入,洗劫一空,驚動馬剛同志,不了了之。我很慶幸,我老大送給我的一件半新的呢大衣毫發無損。我很納悶,搖頭窗寬度只有三十公分,怎么進得去,小偷想必是瘦肉型的。我很奇怪,這個小偷為什么只偷現金和飯菜票,而對其它的棄之如蔽帚??床簧?,看不上,窮學生哪能有什么好東西。什么眼光,什么見識,連我們的吳瑞愛同學的書法作品、唐進同學的篆刻印章都看不上,苦干年后,這可是價值連城呀。

畢業了,照例有個儀式,馬剛同志與班委商量決定在安大西門一飯店舉行隆重的畢業聚餐。那天確實很隆重,同學一個個喝的三五三四的,把漢語班四年來的矜持內斂突然張開,盡情釋放,盡情狂歡,推杯換盞,摟肩搭背,交流竊語,把多年沒有說出的話都說出來了。飯店內有個卡拉OK,我們邊喝邊唱,邊唱邊喝,輔導員馬剛同志動了真感情,與我們一起嗨,一首歌一首歌地唱。四年了,再怎么著也有感情,不少同學流下眼淚。當徐文鴻同學唱起《祈禱》時,我看到李會俠同學眼含熱淚,欲哭又止,在跟我們碰杯時,聲音沙啞,令人動容。



我們漢語班同學才情不露,不少在大學其實才華顯露。315宿舍的楊坤同學前文提到,自必不說,重點提一點,我每次去他宿舍看到這家伙總是躺在床上看書,書癡一個。316宿舍的李寶成同學頭腦活絡,前篇已提到他的生意經,我還看到他不經意間能倒飭些小玩意,比如將喝完的飲料罐制作小花瓶。祁學信同學、劉青武同學對體育十分喜愛,鐘情什么心意拳,一天到晚比劃比劃。317宿舍的朱新武同學、周正兵同學熱愛足球,經常與外班切磋技藝。朱新武同學偶爾搞點篆刻。318宿舍的吳瑞愛,人稱吳大師,寫的一手好毛筆字。唐進同學文章寫的好,篆刻老道。319宿舍的何高林同學偶爾在報紙發表點文章,徐文鴻同學經常彈起他心愛的吉它,唱起那彝族舞曲,心中把那遠方的姑娘想起。沙井鋒同學寫的一首好古體詩,可惜人走了,再也看不到了。班上唯一個編外宿舍的李中兵同學是個全才,笛子能吹、舞能跳、一手好字、文章能寫,可惜可惜了。至于女同學,知之甚少,這里不談,免遭群攻。

至此,匯總一下本班同學。315宿舍:楊坤、方冰、鄢發爐、楊鵬飛、陳勇、柯衛武;316宿舍:唐果平、李寶成、儲則南、祁學信、劉青武、伍小寶;317宿舍:陳治中、朱新武、李振鴻、周正兵、梅承杰、胡孝根;318宿舍:時先政、唐進、尤樹恒、吳瑞愛、李衛全、童結斌;319宿舍:徐文鴻、張世文、何高林、張昌金、李佳明、沙井鋒;320宿舍:李中兵。女生:汪愛武、張金蘭、翟蓉、鄧向榮、李會俠、宋文靜、同麗芳、朱立新、葉梅、張敏、方昕、黃素蘭。好像后來進了一個:吳皓。輔導員:馬剛。以上就是93級漢語班大家庭,排名不分先后。



我說了,當時安大中文系大咖云集,教我們的老師有:現代漢語李金陵、潘孝琪、阮顯忠;語言結構孫洪德;古代文學孫以昭、程自信、朱萬曙、楊曉紅;現當代文學方銘、張器友;文藝理論楊忻葆、馬連芬、顧祖釗、吳文薇;寫作老師朱世英、方遒、孔正毅;美學老師呂美生、吳家榮、向光燦;外國文學王峰、鮑鵬程;秘書寫作:董繼超、王既端;還有教我們怎樣查找古代文獻索引的朱一清老師,以及大一教我們思政課的黃烈老師。致敬,老師!

我還始終不能忘記的一個老師,全名記不得了,我們稱為張老師。中文系圖書館藏書量雖少,但都是些經典的,有些是線裝書,很珍貴。圖書管理員張老師臉上始終掛著笑容,對每位同學都很和藹,想借什么書,登記簽名即可。常年身處這些經典書籍中,總感覺張老師胸有萬卷、腹有詩書,猶如令狐沖在思過崖面壁思過時不經意中學到了獨孤九劍,更像是少林寺中那位掃地僧。畢業前夕,曾借得路遙的《平凡的世界》,還有另外一本書。還書時,張老師說你要是喜歡就送給你。張老師,少了書系里會不會處分你,我很擔心。問安,張老師!

致敬,安大!致敬,老師!致敬,同學!致敬,青春!致敬,我們的大學四年時光!



校友名片

童結斌,男,安徽望江人,中共黨員,19977月畢業于我校中文系漢語言文學專業,19977月至20163月安徽省消防總隊工作,現為安徽省委黨史研究院三級調研員。

返回原圖
/

乐透型彩票